生活|「想嫁?沒這麼容易!」—西貢新手人妻登記篇 (上)

還是少女時有人問過我「妳夢想中的婚禮是什麼?」我實在愣了好一陣,跟本沒頭緒,因為以前我跟本沒想過會結婚。猶記一位辣妹前同事說,從小夢想就是30歲前結婚,然後生幾個小孩,我都是一臉糾結,像便秘很久大不出來般的臉色。以前總覺得結婚是「百害無一利」,就算一直有男友,各自工作、報稅獨立也很好,必要時就合體享受兩人世界,甚至有段時間,我都懷疑自己是否有點婚姻恐懼症?

但凡事總有例外。那句老話說「遇到對的人的時侯,就會知道了」,其實這句話不全是謊話,遇到對的人會讓妳比較不怕,所以結婚這事居然也發生在我身上了。

為了響應南向政策(當然不是這原因…),我們是一次完成台灣、越南兩地的婚禮 (幾乎就是前後腳完成,累死老娘我),親朋好友、閨蜜們一直覺得「我已是越南人妻」,殊不知其實法律上我在台灣還是單身,因為我們繁瑣的結婚手續要辦兩次,不但越南要辦理,還要過台灣這一關,才會正式成為兩地合法老爺、夫人。

為了怕哪天突然忘記當初為何走上不歸路,嫁來當外配,決定寫下我從台灣女生成為西貢人妻,越南少爺變成台灣人夫的過程。

台灣女生要成為越南太太跟少爺要升格為台灣老爺,首先——要準備越南登記結婚的前置流程,我們之前已走過層層申請程序、跟往返兩地申請文件,好不容易取得越南的結婚證書,申請人雙方得親自來駐胡志明市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,登記預約簽證面談,完成後續作業後,才能返台完成台灣方面的登記。

我和少爺挑了一個週間日,少爺說早點出發以免向隅(說的好像參加超商大搶購…),印好數份文件,上午9點左右驅計程車前往在胡志明第五郡的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,果不其然,一到辦事處門口,哇賽,那個隊伍排得比台北剛開幕的一蘭拉麵還長。

還好感念我是台灣公民,在門口問了一下警衛之後,因為不是來辦簽證業務,所以得以進入辦理其他業務。

回到出發前一週,當少不了仔細研讀一下如何辦理。駐胡志明市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網站設計,完全是以考驗配偶的智力為目的,我一度以為自己的母語退化到無法理解中文的程度,花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一篇文章的代辦事項縮減成20來項的點列示,不然金魚腦的我跟本無法理解,也不知道要準備什麼文件,我默默心想難怪「代辦結婚」在越南是個這麼有生存空間的生意啊!因為步驟之多,光看網站就昏頭了。

進了辦事處,一到現場要先填妥繳交一個「預約面談申請表」,聽起來很簡單,但一開始看到文件時,李組長的眉頭一皺,發現案情並不單純,怎麼會呢?辦事處上面提供的文件,都已經貼心註明標好台方、越方了,不是很好嗎?

但——仔細一看,標上的是「台籍男方」跟「越籍女方」的字樣。

「雖然我們是萬綠叢中一點紅…也是有顛倒過來,越南鐵錚漢子跟台灣柔情少女真心相愛的狀況發生吧!」本來因為手續繁瑣,早就數度威脅少爺說不嫁了的我,心中小劇場的吶喊。

「不行!大家都說我是越南之光,娶到台灣老婆,所以一定要完成。」為了皇城之內的和氣,怕老婆震怒之下不辦,少爺開玩笑說。

所以,一開始我跟少爺在填寫這表的時候,頭上一直出現最近很夯的黑人問號,連番詢問下,才確認我們得「性別倒置」的填寫,沒錯,少爺就是填「越籍女方」的所有欄位,我就填「台籍男方」的部分,這種作法想必也是煞費苦心,全為台灣女性公民把關測試出「耐心愛老婆」的外籍老公之設計,我只能說辦事處應該想像不到,身為一條好漢被當作女子是做何感受?但少爺為了娶妻還是默默配合,把自己非常陽剛照片,啪聲地貼上「越籍女方」的文件框中。

「『老婆』還有下一頁喔。」我故意。

登記表填完了,後面跟著還有一頁是「交往經過書」,就把我跟少爺如何海外相遇的孽緣,寫一寫填一填,寫到最底翻頁,我看到交往書上還有個但書,大概就是,如果是非經長期自由戀愛交往,男方短期來越相親而結婚者,要把介紹人的身家以及介紹過程等寫個清楚,要跟辦事處交代的比較鉅細彌遺一點。

少爺跟我不一樣,我是可以坐就不會站的懶鬼,辦手續這種消耗腦力的事,最好越快完成越好,但少爺很仔細檢查準備要送出的文件,因為他在越南辦文件的經驗身經百戰,他來登記的數週前,還很嚴正的跟我開示,在越南最好是事先打電話問清楚,不然少了文件就得一切重來,來回補件可是廢日曠時。

這倒是實話。我就陪少爺辦過一次文件,真發生了被刁難的小插曲,如果在台灣,公務員應該會被投訴到考績變成乙等,在公務員一直朝高品質服務業前進的台灣,歹丸郎其實很幸福,也感謝很多熱心服務的公單位。

少爺這樣講,我也緊張起來了。沒想到,在交出申請單等相關資料後,只等了20分鐘,在窗口小姐檢查完所有文件後,收了登記面談必須的文件,其他的就通通退還給我們說,下次面試帶來給面試官就好,現階段還什麼錢都不用繳,等到下次面試通過時,再繳屆時文件驗證的費用就可以。

一拿到標註面試時間的白單,對辦事處的高效率驚喜之餘,還偷偷恥笑少爺的緊張兮兮,因為除了已經上繳一些佐證資料,像是交往時程、照片,他還不顧我抗議(老婆很懶惰),把超大本、超重的結婚照片扛來了,結果窗口小姐笑說,你到時候正式面試再帶來吧 (少爺碎念:哪知道會不會用到!),少爺有過幾次申請文件陰影,所以都很小心謹慎,正當好像一切都很順遂的時候,我翻開那張白單,看到面試時間,臉色瞬間由紅轉綠,揉了兩下眼睛:

「什麼!居然是排到O月才面試!」我心中小劇場布幕又再升起,擺出路邊仙姑掐指一算的姿勢,算起來要排到半年後的事了。

心中震驚,到底有多少人要結婚呢?應該真的是台越友好,月老生意很好。

後來才知道,原來在越南的面談,除非是被拒絕面談,不然如果沒有通過,可以再次申請面談(也是折磨),辦事處的工作量也是很大、蠻辛苦,嚴格為台灣人的幸福把關,我萬萬沒想到當個人妻,居然要苦守寒窯半年,我一邊奸笑,轉頭對少爺說。

「看來是上蒼旨意,給我機會讓我還能悔婚多享受幾天單身?」我一臉機車的擠眉弄眼,上下比劃感謝上蒼的姿勢。

少爺只給我一個挖鼻孔、彈鼻屎的假動作,懶得鳥我。

其實,我內心當然是想在最短時間內把結婚登記這麻煩事辦完,但看來也只好利用這段時間臨陣磨槍,來準備半年後那個傳說中(居然)有題庫被編篡流傳的「婚姻面試」了。

(下集待續)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